绿景控股转型败局:十年四度跨界 靠收物业费苟活

  老牌房企绿景控股转型10年屡屡失败,如今仅靠收取物业费维持运转。

  8月13日,公司披露中报,实现营业收入791.99万元,其中,97%来自物业费收入。

  随着房地产项目销售殆尽又无新增土地,公司已彻底沦落为无土地储备、无在建工程、无开发项目的“三无”房企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主要工作就是清理库存。

  今年3月,绿景控股再启转型,拟12亿元购买K12教育培训提供商江苏佳一教育全部股权。目前,这一重大资产重组仍在进行中。

  靠收物业费维生

  8月13日,绿景控股披露中报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91.99万元,归母净利润-202.35万元,同比分别增长3.18%和-119.48%。

 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今年上半年,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为物业管理业务。

  截至6月,公司物业管理业务实现收入770.41万元,同比增长5.12%。公开报道称,公司物业收入仅来自广州金碧御水山庄。公司另一业务房产租赁收入实现21.58万元,同比下降37.79%。

  中报显示,公司旗下广州金碧御水山庄、佛山顺德区的誉晖花园,住宅产品已销售完毕;物业出租板块,金碧御水山庄可出租面积1725.79平方米,已累计出租539.12平方米,平均出租率31.24%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绿景控股在深交所上市。此后20多年里,眼见老牌房企和新生代房企在中国楼市乘风破浪,这家房企的声量日渐消弭,主营业务一再停滞。

  截至今年6月,公司无存量土地储备,又没有新购买土地,意味着这家房企已彻底放弃主业。

  2020年6月末,公司经营性现金流-676.33万元,同比减少9.94%。账面货币资金有0.66亿元,无任何有息负债。

  不持续储备土地或参与投资项目“坐吃山空”,直接决定了绿景控股在行业掉队。

  公司主要从事地产开发、物业管理及投资的3家子公司,经营状况不太乐观。

  今年上半年,广州花都绿景地产公司营业收入21.58万元,净利润-51.88万元;广州恒远物业净利润-26.38万元,广州绿景股权投资净利润-5262元。

  公司披露,今年上半年,公司房地产存货中仅剩少量车位和少量商铺待售。

  转型10年一败涂地

  绿景控股是中国最早上市的房地产企业之一,曾一度风光无两。随着公司实控人走马灯一样变更,公司多次改名,业务逐渐沉沦。

 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10年前,绿景控股就启动置出地产类资产,拟购买海航集团旗下酒店管理类资产,不久宣告夭折。

  造化弄人。在此之后,中国楼市迎来黄金发展期,棚改政策、城镇化等红利让房企趋之若鹜。绿景控股一边勉强维持着房地产业务,一边频频启动转型。

  2011年,公司成立广东绿景矿业,准备涉足矿业投资和开采领域,公布不久即被搁置。启信宝显示,广东绿景矿业由绿景控股全资持有,目前已注销。

  2014年,公司拟募资在柬埔寨投资木薯种植及加工项目,结果因筹资难未能启动。

  2015年,公司向医疗服务行业转型,拟定增100.54亿元投资北京儿童亿元集团儿童肿瘤医院等7个医疗项目,后在2018年终止。

  斑马消费注意到,公司拟跨界酒店管理、矿业、医疗服务和木薯种植及加工屡试屡败,不是资金缺乏,就是自身操盘能力有限。再者,公司选择的行业大多依赖于地产主业持续“输血”。

  数据显示,自2013年开始,公司已6年没有分红。

  今年3月,公司盯上了教育培训行业,拟对价12亿元收购佳一教育全部股权。

  佳一教育是一家深耕华东地区的K12教育培训服务提供商。交易预案显示,佳一教育营业收入从2018年的1.9亿元增至2019年的3.43亿元,同期,归母净利润从3911万元增至5629万元。

  绿景控股表示,通过本次交易可实现上市公司业务转型,扩宽盈利来源。不过,这项重大资产重组尚未尘埃落定。

  “太子”临危受命?

  斑马消费注意到,几乎在公司启动收购佳一教育的同时,绿景控股实控人发生重大变化。

  今年3月,绿景控股实控人余斌将所持广州丰嘉10%股权及广州天誉11.25%股权转让给余丰。股权转让后,余丰间接持有上市公司22.65%股权,成为公司新任实控人。

  余丰系余斌之子。公司披露,这笔父子之间的股权转让,主要目的是发扬家族持续经营理念,实现家族财富传承。但,这对于年轻的余丰来说,接下企业转型的担子并不轻松。

  从履历上看,此前,余丰先后任职安信国际和东方资产,并无企业管理经历。

  企业家族传承,儿子能否替父力挽狂澜?

  2006年,余斌以7889万元从中国恒大(03333.HK)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手里购得绿景控股。

  “接手”之后,余斌的“好日子”仅过了3年,公司通过金碧山庄、东山华庭、誉晖花园等地产项目在广东赢得一桶金,并准备涉足广东、广西两地一级土地开发项目。

  不料,陷入债务旋涡之中,地产开发主业一度停滞,自2012年之后未新增土地,直接导致后来几年的公司业绩颓废。

  2017年至2019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0.22亿元、0.17亿元和0.12亿元,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-0.83亿元、0.77亿元和-903万元。2018年,公司利润大增,主要靠变卖资产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